疫情肆虐期间在线教育招生爆满 明兮语文停止运营

疫情肆虐期间在线教育招生爆满 明兮语文停止运营

原标题:在线教育招生爆满 大语文品牌“明兮”停止营业

疫情发生后,在线教育被推上了“C位”。大多行业受到疫情影响开工延迟,但在线教育成为少数迎来发展机遇的行业。

巨大的学习需求不仅让在线教育公司开课不停,也让与之相关的股票在开市后持续飘红。

然而,并非所有的在线教育公司都迎来快速发展,中小机构目前背负较重的运营压力。

本周,在线大语文公司“明兮”宣布停止营业,因为近期受疫情影响,投资方放弃了继续投资,现阶段融资难以推进,公司运营资金出现巨大缺口。

继线下培训机构“兄弟连”宣布关停后,明兮成为2020年第二家宣布停业的教育公司。

以下是本周教育要闻:

开课不停、招生爆满,在线教育寒冬中逆袭?

由于疫情防控要求严管人员流动、线下聚集,线下培训已被各地叫停,各地陆续宣布延期开学。

多家在线教育公司立刻从除夕、大年初一开始放弃假期,紧急开会并迅速上马免费直播课。

免费直播课让在线教育公司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报名数量。

截至2月10日,已有十余个在线教育公司的免费直播课正式开课,涌入上课的学生数量再次突破了在线教育公司的预估。

但面对大量涌入的学生,在线教育公司喜忧参半。

开设免费直播课后,原定的寒假工作被全盘打乱,如何同时服务现有的付费学生与大量涌入的免费课学生,这对在线教育公司师资、技术、产品、运营等各项能力是较大的考验。

在投资者眼中,在线教育成为当下为数不多的利好行业。

免费直播课尽管报名火爆,却并没有带来更多收入,甚至导致公司收入锐减。

在线教育行业在疫情结束后,仍会回到商业轨道。有多少学生会继续留在线上上课,是在线教育能否在2020年得到“红利”的判断标准。

发展冒进致资金链断裂,在线大语文品牌“明兮”停止营业

2月13日,明兮大语文(下称明兮)创始人王嘉树在给家长的公开信中表示,由于资金困难,公司已停止运营。

天眼查显示,明兮于2016年成立于北京,主要面向6至12岁学生教授大语文小班课。

李开复创办的创新工场于2018年7月参与其天使轮融资,后于2019年3月退出。这也是明兮唯一公开的一笔融资消息。

王嘉树在公开信中称,因发展冒进,项目初期同时推进了四个学年的课程研发,导致投入成本大幅增加。后续,该企业又误判了融资节奏,使得运营资金出现巨大缺口。

他表示,现阶段融资进展难以推进,因为近期受疫情影响,投资方放弃了继续投资。

明兮资金周转困难,早在2020年初便已显露端倪。明兮前员工称此前公司曾进行过部分裁员,今年1月工资仅发放了30%。多位家长也表示,该公司在1月4日至20日还举办了促销活动,吸引家长续费和报名。

此外,明兮曾于2月9日通知家长,由于第三方直播系统需进行紧急升级维护,将在2月10日至2月16日停课一周。但在停课期间,家长却收到公司终止运营的消息。

据家长介绍,仅从维权群数量及人数上看,此次涉及到的学生数量至少为1000至2000人,多位学生剩余课时费在3000至6000元左右,金额在万元以上的也不在少数。按保守估算,公司应退费用在300万至1200万元之间。

但明兮并未给家长提供退费选项。在王嘉树的公开信中,他表示已联系10余所在线教育企业,包括跟谁学(NYSE:GSX)、VIPKID等,为学员提供语文、英语、数学思维、编程、美术等正价课程。学员可以通过选择得到高于剩余课时费的课程作为补偿。

“我不能接受这个方案,依然要求退款。”家长说。在她看来,明兮提供的可转课程大部分为录播课,效果远不如直播课,且转课机构也有关停和倒闭的风险。

家长也表示,原先明兮教授的课程为语文,提供的转课课程虽然学科种类多,却并不适合幼儿园阶段的孩子。“转课是他们提供的唯一解决方法,这和强买强卖有什么区别。”她说。

尽管不满公司强行转课,家长对明兮的课程质量却表示肯定。其课程课件丰富,互动也有趣,孩子很喜欢。家长也表示,课程质量很好,希望明兮能够复课。

近年来,大语文走上教育圈的风口。不同于传统语文培训,大语文主打语文素质教育,强调培养人文素养与积累传统文化。随着2018年高考语文卷难度增大,语文学习已受到越来越多家长的重视。

但2019年以来,投融资环境已明显趋冷。据商业数据机构IT桔子统计,截至2019年12月16日,教育行业共有297笔融资,为近五年来最低值,较2018年数量接近“腰斩”。整体环境之下,大语文机构也受到冲击。教育企业也无法依赖融资“输血”,强化自身“造血”能力成为业内共识。

目前已有多位明兮学员家长向警方报案。因为线上用户分布在全国各地,外地家长需向自己所在地的派出所报案,无法直接向明兮所在地申请立案。

艺术类校考延期,艺培机构在找出路

每年2月本是艺考生备战各高校校考的关键时期,但今年受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影响,中央美术学院、中央戏剧学院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、北京电影学院等多所艺术类院校宣布推迟专业考试,不少学生和艺考培训机构不得不调整计划。

校考延期后,艺考生不得不做好应战专业课与文化课的两手准备。但不少艺考生提出,目前大部分中学将教学转至线上,这对很久没接触文化课的艺考生来说更难跟上。

艺考培训机构近期也已陷入停滞。由于校考时间未定,培训老师有可能面临既要给新学生开课,又要给老学生备考的双重教学压力。工作量变大,但费用却无法额外收取。

因“在线教育”概念股价暴涨,全通教育:该业务当前为公益性支持

因业务涉及在线教育,全通教育(300359.SZ)股价连续暴涨。但在2月12日,全通教育回复深交所问询函表示,公司未新增规模性收入,业务发展具备不确定性。

全通教育创立于2005年,其主营业务是教育信息化、校园服务及继续教育等。其中,教育信息化业务是向中小学校提供信息服务相关工具、产品、服务。由于疫情影响导致线下培训暂停、学校转为远程授课,因此全通教育被多家媒体及投资者划为“在线教育概念股”,在2020年1月23日至2月7日多次涨停,股价涨幅高达56.23%。

全通教育在2月4日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称,为响应各地教育主管部门“停课不停学”的工作安排,推出智慧云平台等工具产品,为学校、教师等客户提供解决方案。在2月12日的回复中,全通教育表示,该产品总体上是基于全课云等现有产品,当前阶段主要为公益性支持,未新增规模性收入,业务发展具备不确定性。

受学前教育政策影响,跨界幼教圈的威创股份预计亏损11至14亿元

威创股份(002308.SZ)将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利7922.28万元至1.58亿元,修正为亏损11亿元至14亿元,对收购的红缨教育、金色摇篮、鼎奇幼教及其下属子公司等资产组,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合计12亿元。深交所随后下发关注函,要求说明计提商誉减值大幅调整的理由。

威创股份2月13日回复称,由于2018年底国家颁布学前教育相关的规范性政策,各地在2019年下半年开始出台落实方案,公司根据行业状况及2019年度实际业绩,调低未来预测,因而商誉出现大幅减值。

威创股份在公告中称,受各地学前教育新政细则落地,公司部分合作幼儿园的服务与产品采购能力、采购意愿以及持续合作意愿均受到一定冲击。

威创股份还在公告中表示,2019年大量资本及幼教公司开始调整重心,从幼儿园教育服务转向早教、托育及儿童社区学校服务,市场竞争加大。在业绩表现上,2019年威创股份未能达到预期水平。

该资讯已注明“出处”来源,如需转载请注明。删稿请联系2175571481#qq.com,#改@:今日热点 » 疫情肆虐期间在线教育招生爆满 明兮语文停止运营

赞 (0)